当前位置:书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他是人间妄想 > 第852章 南音番外结束啦

第852章 南音番外结束啦

分类:都市小说 作品:他是人间妄想 作者:谈栖
书包小说网ShuBaoo.com,加入书签,看书不迷路!

    参加汇演的戏班很多,后台的场地却不大,好几个戏班的演员在一起化妆换衣服,一眼看去,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浓墨重彩的妆,认不出谁是谁?

    顾久疾步侧身从每个人身边走过,看到身形像南音的旦角,他都会回头仔细辨认,但每一个都不是她。

    六月夏季,天气本就闷热,何况在不太通风的后台,这么多人挤在一起,哪怕开了空调也不觉得凉爽。

    顾久呼吸逐渐加重,他身上的戏服有两截水袖,他紧握在手里,在原地转了一圈,环顾四周,还是找不到南音在哪儿?

    他随手抓住一个路过的人问:“下一场是什么?”

    “《锁麟囊》啊。”

    下一场就是《锁麟囊》。

    顾久放开小生直奔候场区。

    那里有两个穿着红色嫁衣的女人,背对着他,就是《锁麟囊》故事里的富家小姐和贫穷孤女,南音饰演哪一个角色顾久不知道,两人又穿了差不多的衣服,从背影看,几乎一模一样。

    顾久的脚步慢了三分之一秒,然后就很坚定地跑去,抓住其中一个人的手臂:“南音!”

    然而那个人回头,却不是南音。

    而是小黄莺。

    两人对视二脸懵逼,顾久看向另一个旦角,竟也不是南音。

    不是说南音要唱《锁麟囊》吗?

    不是说下一场就是《锁麟囊》吗?

    顾久又有了一年半前,一觉醒来,南音已经一走了之的慌张感,他紧声问:“南音……水苏呢?”

    小黄莺认出他了:“你……你是那天火锅店里的那个人吧?

    你找水苏?

    她刚出去。”

    她指着一个方向,顾久立马追了出去,快速扫过四下,很快就看到坐在大榕树下,指尖夹着香烟的女人。

    “……”    顾久听见自己的心脏,咕咚一声落回原地。

    他还以为,她又走了。

    南音听到脚步声走近,抬起头,迎着夕阳眯起眼睛,将指尖的香烟晃了晃:“要来一根吗?”

    顾久的眼睛像是长在她的身上,一错不错,一眨不眨,一言不发。

    南音也在看他:“你打扮成这样还挺好看的,听金师傅说你很有天赋,三少真的不考虑把唱戏发展成副业吗?”

    这还真不是瞎夸的。

    顾久的三庭五眼本就长得很标致,戏妆将他的优点放大的同时,还将他那双过于多情的桃花眼修饰得没那么浪荡,比较像个“正经人”,而这份正经里又有他自己与生俱来的气质,清越潇洒,就如同《游龙戏凤》里的男主角,是个微服私访的贵人。

    南音见过的小生没有一百个也有八十个,还真找不到扮相能比他俊俏的。

    可能是因为学了一个月的戏,习惯成自然了,南音还注意到他的仪态,都有了他们学戏的站立行走的“把式”。

    南音弯了弯唇,像偶遇经年不见的故友,自然里带着生疏的客套,打声招呼:“三少,好久不见。”

    “你早就知道我在徽州吗?”

    要不怎么看到他一点都不意外?

    南音道:“火锅店那天知道的。”

    “因为我给了你朋友一包纸?”

    顾久没想到千里之堤,竟然溃于蚁穴,自嘲地笑,“本来想给你朋友留个好印象,早知道我就不多此一举。”

    白白浪费了他这一个月的时间。

    他以为南音是因为知道他在徽州,知道他在学《游龙戏凤》,要跟她合唱,所以她才不唱。

    南音摇头:“我改戏的决定,是在知道你在徽州之前做好的。

    我不喜欢《游龙戏凤》,所以不想第一场徽剧表演是唱这个,就跟小黄莺换了戏。”

    “下一场就是《锁麟囊》,你妆没画,衣服也没换,不像是要上台的样子,你是准备什么都不唱了吗?”

    南音更想知道:“你只是来找我唱戏的?

    不想跟我说点别的什么?”

    顾久当然有话说!    他先头准备了一个月,就是为了和她有一个面对面,心平气和,好好说话的机会,他想跟她说……说……他想说什么来着?

    顾久脸上空白了几秒,然后低咒了一声:“草。”

    南音挑眉:“怎么了?”

    顾久烦躁:“我原本想好了很多话,打算唱完戏说给你听,现在全他妈因为紧张忘干净了!”

    南音哧声:“你看到我还会紧张啊?”

    “怎么会不紧张?

    我魂牵梦绕了那么久的人就在我面前,我紧张到不知道该先迈哪只脚了。”

    这句话顾三少倒是说得很顺。

    可惜,南音不吃这一套:“我们唱戏的,平时唱的最多的就是风花雪月和情情爱爱,情话我一向是无动于衷的。”

    顾久紧跟着问:“那对我这个人,你也无动于衷了吗?”

    南音停顿了一下。

    自己说不出来,就想让她说,他还挺会试探的。

    顾久真挺紧张的,握紧了手中的水袖,而比起他的不知所措,南音便显得十分游刃有余,她点掉烟灰,很淡地说:“小时候在闽南老家,我和我邻居家的小姐妹天天在一起玩儿,那时候我以为我们会是一辈子的好朋友。

    结果没两年,她搬家去了别的地方,再也见不到了,但我也只是难过了一小段时间,很快认识了新朋友把她忘了,到现在我都不记得她叫什么长什么样了。”

    她侧着头望着他:“我还有过很喜欢的一支笔,很喜欢的一件衣服,很喜欢吃的小零食,很喜欢的一本小说,但只把它们放在一边不看不碰,一段时间后,它们于我就是无关痛痒的东西,所谓喜欢,在我看来,都是有时效性的。”

    “所以你问我,我对你是否也无动于衷,你觉得呢?”

    你觉得呢?

    这四个字问得,顾久的肩膀都是一颤。

    而南音,还又轻轻地说了一句:“顾久,你要是不来找我,我其实都快把你忘了。”

    “……”    这一番话,她不只是在告诉他,她对他已经没有感情了,也是在告诉他,感情本就是很容易变质的东西,她不相信。

    顾久就觉得南音一如既往的狠心,她用别的理由拒绝他,他还可以找到挽回的办法,但一句不相信了,把他的路都堵死了,他能怎么回答?

    或者说,他能怎么申辩吗?

    别人不知道,但他顾家三少,以前不就是个见异思迁的人?

    他身边的女人多如过江之鲫,“真爱永恒”这四个字从他口中说出来最是滑稽。

    南音不信他,是理所应当。

    顾久闭了一下眼睛,有些无力地松开手,水袖从他手心里掉落,委在地上,染上了尘埃。

    南音莫名地叹了口气,到底是个爱戏的人,最见不得戏服弄脏了,她起身上前,弯腰捡起,将水袖塞回他手里:“回晋城去吧。”

    她要跟他擦身而过,顾久顺势抓住她的手:“可我不是你的一支笔,一件衣服,也不是你小时候的一个玩伴。”

    南音停下脚步,侧头看他。

    顾久接着她的目光,声音沙哑:“我是你动过心的人,我是一直喜欢你的人,我是可以为了你用一个月的时候就学会在此之前我听都没听过的徽调的人,我也是会用一辈子,去不断学习怎么认真爱你的人。”

    南音指间的女士香烟白雾袅袅,融进了空气里,她在一缕烟雾后,眸色朦胧。

    顾久以前最擅长甜言蜜语,现在却词穷得很,握着她的手不自觉收紧。

    “你说我们之前的事情已经两清,那现在就算是从头开始,南音,你再看看我,我已经不是以前的顾久了,人心易变的道理我懂,但在这个什么都善变的人间里,我也想和你一起看一看永远。”

    “……”    香烟烧到末尾,点燃了烟蒂,烫到南音的皮肤,南音迅速松开手,垂眸看着火光逐渐熄灭,烟灰随风而起,飘向远处。

    夕阳西落,最后一线残阳将她白净的脸分为了明暗两块,晦涩不清。

    看一看,永远?

    他们的永远吗?

    她扯了一下嘴角:“你猜,我会怎么回答你?”

    顾久往前走了一步:“我会一直等你的回答。”

    他会一直等她的回答,无论是一年三年,还是五年十年,一辈子也在所不惜。

    就像当初在顾家祠堂,他对她说的,她想做一辈子的顾五夫人也没关系,反正他一辈子都不会结婚,他守着她一辈子。

    现在不过是换个方式,继续守着她而已。

    他可以,也愿意。

    ……    ……    ……    许久之后,太阳落山,路灯亮起,将对面而立的两个人影子拉长,不远处的汇演戏台仍然锣鼓喧天,南音将手从顾久掌心里抽离。

    顾久心口当即揪疼了一阵子,不动声色地深呼吸,企图缓解这种堪比窒息的痛苦。

    南音忽而开口:“《游龙戏凤》真的算不上好戏,戏台上只演到朱厚照纳李凤姐为妃便落幕了,其实后来朱厚照对李凤姐始乱终弃了,所以我不喜欢这出戏,也不想和你唱。”

    顾久一愣。

    南音抬起眼睫:“你要是愿意,我教你唱《游园惊梦》,杜丽娘和柳梦梅人鬼情未了,感动上苍,最后杜丽娘还阳,和柳梦梅厮守终老。

    我喜欢这一出。”

    顾久好一会儿没反应过来,等明白过来后,他眼底像骤亮的灯,一把将南音拥入怀中,太过激动,声音甚至都有些哽咽:“我愿意,我愿意!”

    南音埋在他的胸口,听见他极快的心跳,闭上眼睛。

    顾久啊,我教你唱《游园惊梦》,我们也尝尝杜丽娘和柳梦梅至死也不分开的情和爱,你带我去看看“永远”。

    我们一起去看看那个永远。

    全文完
书包小说网(ShuBaoo.com),提示:他是人间妄想最新章节,看后求收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