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宫 > 第1181-82章 劝诫

第1181-82章 劝诫

分类:玄幻小说 作品:仙宫 作者:打眼
书包小说网ShuBaoo.com,加入书签,看书不迷路!

    “即便是修炼佛家功法又如何?若是自己的心性,修炼不到家的话,给你再好的功法也不行。”

    老君也是一个记仇的人,看了一眼神鳄,淡淡道。

    但是似乎是方才所念诵的佛经起了些作用,如今的神鳄就是冷冷的回看了一眼老君,并没有说些什么。

    “我觉得墨轩也许会藏在这条道路的尽头,因为这条星空之路是他自己所创建的。”

    叶天突然道。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突然感觉从这星空之路的尽头散发出一种强烈的召唤气息,他的直觉告诉他这种强烈的召唤气息就是来自于墨轩。

    “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们,这一条道路没有尽头,当初墨轩大人创建这一条道路的时候,取的就是无穷无尽之意,所以这条道路绵延向虚无。永远无法走到尽头,即便是他自己也是如此。”

    老君说道,一番话直接打破了叶天想要追逐尽头的念头。

    “不……这世间没有什么路是没有尽头的,即便是没有寻找到,也只是你们走得不够远。”

    叶天难得的固执了一回,他相信这条路的尽头墨轩必然在那里等着他。他不知道这个想法是从何而来,也许是来源那深深的召唤感,也许是来源那心中执念。

    但是他如今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继续走下去,只有继续走下去才能见到墨轩,他有一种强烈的直觉,只要自己能够找到他,就一定能够知道许多困扰自己许久的真相!

    “既然你执意如此,那么你就继续走下去吧,如果最后你能找到他的话,替我跟他说一声,天庭的旧部始终在这里等着他的归来,如果有一天能够回来将大道打败,那么曾经的那些辜负也许就不算什么……”

    老君说道后头,多了些许落寞之意。

    “如果有机会遇见他的话,我一定会替你问问的。”

    叶天道。

    他不愿意再过多的去追究,墨轩到底辜负了什么,他只是想去看看那个传说中神秘又强大的墨轩,那个与自己有许多关联的墨轩,他只是想要看看最后的真相。

    “老君我如今真的已经老了,但是若是墨轩大人还召唤我出来一战的话,我手中的这拂尘可还未老。”

    老君说着从自己的袖中取出了一柄拂尘,这拂尘似乎蕴含着某种伟力,只是轻轻的一挥撒,就散发出一阵特殊能量,与仙元有些相似,但是更多的确实类似于灵力一样。

    “不知道这次往后会有什么其他的危险,还请老君提点一二。”

    叶天讨教道。

    “这一条星辰之路都涉及到了天津,我不可透露太多,但是我能告诉你的就是,这一路上最大的敌人不是别人,是你们自己。”

    老君说完,闭口不言。

    叶天仔细回味方才对方说的那几句话,虽然一时间没有听明白,但是还是拱手道谢。

    “若是这条道路的尽头我真遇见了他,必然会转达的。”

    叶天保证道。

    老君点头道。

    “其实只要替我看见他还活着就好,这样的话也就不辜负我在这里守候了如此多年。”

    “对了,先前老君想我们留下什么?”

    “一些丹药一类,我当初受的伤太严重了,到如今都还没有回复,即便是恢复了也不能恢复巅峰战力,但是最少能多活几年也是好的,所以只能欺负欺负你们这些小辈,见怪莫怪。”

    老君道,虽然这一番话他是笑着说的,但是旁人都能听出其中辛酸。

    曾经一位天庭之中位高权重的太上老君。手中更是掌管炼丹大权,没想到如今竟然要为了集齐几颗疗伤的丹药需要去骗一些小辈。

    恐怕这样下去让他继续受折磨的不会是伤势,而是自己心中那无法摆平的坎坷。

    “若是老君不嫌弃的话,我这里还有一些丹药,应该可以帮助你疗伤,不过这三样不是白给的,是用来换取你先前的情报,还有你的封口费,不是日后有人问起来就说我从来没有来过这里。”

    叶天道,直接从自己的储物空间内取出来几个药瓶,那药瓶里面装的都是疗伤圣药。是他先前来此地的时候,在鬼界之中搜刮来的。

    “谢了,若是有一日你们需要炼丹了,我这把老骨头还是可以动一动的,不过前提是你们得自己准备好炼丹的材料,最近在这个鬼地方我不可以轻易离开,周围没有什么灵药。”

    老君道。

    他手中的这些丹药,不过是叶天为的让他心中好受,所以找到一些借口相赠的而已。

    他们彼此之间的人情世故,自然能够分辨的清楚,只不过都是看破不说破而已。

    而老君说日后若是需要帮忙的话可以来找他,就是不愿意欠下这个情分,让对方日后可以有机会找他,可以让他还了这一个人情。

    “若是日后需要炼丹的话,必然会来找你的,毕竟太上老君可是赫赫有名。”

    叶天笑道。

    而后两人就拜别了,太上老君继续向前路走去,方才那一段时间的停留,让叶天对墨轩更加感兴趣了,也大概了解了那是个怎样的人。

    不过他始终还是没有搞清楚他与墨轩的联系,难道真的只是冥冥之中的一种缘分而已嘛?这他可是不信的。

    “如果说墨轩那个家伙真的跟刚才那个老家伙说的一样强大,那么报仇的几率岂不是很渺茫?”

    神鳄突然说道,表情有些颓废。

    在他如今的世界观之中,叶天已经算是最强大的存在了,如果说那个墨轩还要比叶天更加强大,那他要何年何月才能够打败对方,报被拐之仇?

    “只要你专心修炼,总有一天会超过他的。”

    叶天淡淡地说着不太现实的安慰的话。

    “即便是我修炼到了地藏王菩萨那等境界,也未必是他的对手,那这样一来的话,我还修练个什么劲?”

    神鳄的心性不定,如今再加上突然修炼佛家功法,更是搅乱心性,一时间异常颓废。

    “可是你开始修炼又不是为了他。”

    叶天淡淡道,没有过多的顾及神鳄反应,一副轻描淡写模样。

    “可我如今的目标就是要将那个家伙给踩下来,若是我修炼那么久,到头来连这个都达不到,岂不是白费功夫?”

    神鳄似乎已经彻底钻入了牛角尖,无论旁人如何劝说都钻不出来。

    “那曾经那些你未曾遇到他的岁月都是为了谁而修炼的?何必如此?更何况你不是很自信,以你的天赋追上那个家伙是迟早的事情吗?为何现如今对我说这番挫败之言?哪里有你当初的半分自信?”

    叶天道,直接让神鳄好好想想自己当初的意气风发的模样。

    “那时候不是并不知道那家伙有如此巨大的能量吗?方才的老君都说过,若是那家伙愿意的话,整个天庭都愿意听他号令的,而我何德何能能号令天庭?那些天庭之中的众仙,他们一人一口唾沫不都可以把我淹死了,而且我还妄图将他们的墨轩大人给打败,怎么看都像是痴人说梦。”

    神鳄说道。

    那一阵阴郁之感算是彻底的迷惑了它的心神,现在哪怕是旁人说的再多他也听不进去,只能够等他自己想清楚。

    “修为终究是你自己的,即便是日后你不能打败墨轩,他也不能夺走你的修为,你就是天道强者,你依旧可以横行一方,而且那家伙现在可未必还活着,毕竟过去那么长的岁月了。”

    叶天继续劝诫道。

    “你看连我都还活着,那个太上老君都还有活着,你觉得以墨轩的能力怎么可能会死去?”

    神鳄道。

    他现在就是将先前的所有对自己的所有自信,都转接到了墨轩的身上。

    “如果他愿意等的话,如果他要活着的话,那他应该就在前面的星辰之路等着我,若是你继续陪我走下去,你即便不是他的手,还有我帮你。”

    叶天淡然道。

    神鳄犹豫了一下,他先前只是对自己有些不自信,现在叶天说这样的话,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既然传授了你功法,你还叫我一声公子,那么我就应该背负起一些关于你的责任,你不是想要痛扁一顿那个叫墨轩的家伙?去就是,但是你可千万要给我记住,无论到了何等时候,你都不可放弃你这一身修为,你这一身修为来之不易,都是当初你自己的自由换来的,而若是敢轻言放弃,这一声公子不要也罢,你将那佛法玄妙还我,知否?”

    叶天问道。

    先是晓之以情,然后动之以理,好不容易才将对方说动。

    若是放在放任不管任由对方心中的藤蔓随便活动的话,现在也许看不出有何端倪,但是必然会影响日后的修为心境。

    “我知道了,必然不会堕落了公子的威名,从此以后我神鳄这半条老命都是公子的!”

    神鳄说道,拍了拍胸脯。

    “谁稀罕这烂命一条,但是你需要给我好好活下去,日后,我还等着你来罩着你家公子呢。”

    叶天道。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老妪

    神鳄心性的崩塌似乎只是路上无关紧要的一个环节,很快被二人很有默契地共同遗忘了。

    漫漫星辰之路上空人影,只有两个人走在上面,显得有些寂寞冷清。

    叶天的心中一直坚信着,在这星辰之路的末端,墨轩一定在那里等着自己。

    然后他身旁的神鳄到现在突然一下迷茫,并不知道究竟为何要继续走下去,一开始的热情如今也消磨的差不多了。

    “公子,你说他们离开了这里之后,要追随回你的世界,还是应当替我找回我的世界?”

    这已经是叶天记不得第几次他这样子询问自己。

    “若是走完这条路之后,你想要回去,那我就替你寻找你的世界,若是你想要追随于我,自然另当别论。”

    叶天道。

    这也是他记不清第几次回答对方了。

    “这样啊。”

    神鳄一路走来,哪怕已经脱离了先前的牛角尖,依旧是打不起精神,不知在想些什么,也没有心思继续修炼脑海中的佛法小人好像在彼此之间打架,只觉得一阵头疼。

    “前面那里好像是一座庙宇,你要打起精神来了,你之前可是说过,要将我护在身后的。”

    叶天说道,看了看前方。

    神鳄抬起达拉的眼皮,看了一眼前面果然有一座庙宇,直接如此突兀的出现在的星辰之路的正中间,明显有这拦路的意味。

    这座庙宇并不辉煌,只是一间屋子的大小,泥墙青瓦,看起来甚至有些简陋。

    “这地方可有人?”

    叶天二人来到庙宇面前,发现前前后后并没有活动踪迹,庙宇之中甚至连一座神像都没有,原本摆放神像的位置先如今空荡荡一片,似乎被人搬走了。

    “你们这两个人好生不礼貌,也不问问主人家就随便进入庙宇。”

    沙哑的声音从二人的身后传来。

    叶天回头望过去,发现门口不知何时站了一位老妪,这老妪面容枯槁,脸上的皮肉松弛,但是凶巴巴的模样似乎很不好对付。

    “先前未曾看见前后有人,这才贸然进入,还请见谅。”

    毕竟不是自己的地盘,叶天异常客气。

    “怎么现在星辰之路上什么人都有了?一个小妖怪跟一个年轻人,你们来这条星辰之路上也是养老的?如果你们想寻宝探险的话,我劝你们还是早些回去,等到了后面小心一根毛都不剩。”

    老妪说着,不知从何处搬来一个竹椅摆在门口开始躺在上面,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哼唱哪一个不知名的小曲儿。

    “我们确实是想去后面瞧瞧,多有叨扰,得罪了。”

    叶天说完,给神鳄一个眼神,示意对方继续赶路。

    “等等,你们还真是不懂规矩,没有听说过买路钱吗?若是你们没有进我这庙宇还好说,但是如今你们连庙宇都进了,如此,还不留下一些什么,要我这老婆子之后在那些人面前怎么抬得起脸面?”

    老妪说道,手中多了一把蒲扇,轻轻扇起绵绵风。

    “不知道前辈想要些什么?”

    叶天好言问道,他不愿意太过惹是生非,若是能够息事宁人的话,自然是好的,但是他也不怕事,若是对方提的条件有些过分,那就也没什么好说的。

    “我看你这一身修为不弱,不如这将你的修为留在这里吧,老婆子我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常过活人的修为了。”

    那老妪桀桀笑道,这一笑顿时四周不知何时起了阴风,在庙宇之中穿堂而过,传来一阵呜咽之声。

    “如此一来就是前辈贪心了,我这一身修为得来不易,还是前辈换一个东西吧。”

    叶天道,瞧起来也是淡定无比,面对那老妪所掀起的阴风阵阵,也没有任何表示。

    “你这小家伙倒是好生淡定,若是旁人见了我这架势,恐怕早已经吓得不得了。”

    老妪桀桀道。

    “看前辈这架势似乎曾经也是一位强者,为何如今干起了这种勾当?不会觉得有些失了身份吗?”

    叶天道。

    “这个就不必你来操心了,想当初老婆子举世风华又有几人知道呢?现如今都一副这样模样了,还在乎什么身份不身份。”

    老妪笑道,显然是将脸皮都抛在天外。

    “看起来前辈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为何落得如此下场?在下愿意倾听一二,权当大家做个朋友如何?”

    叶天实在不愿动手,那前路漫漫无可望尽头,若是将所有的力量都折损在了前路,如何过去。

    “你们这些男人啊,口中也不知道有几句话是能信的,当初那个人就是这样同我说,说愿意听我一辈子戏言,可如今看来,现在人又在何处?”

    老婆子笑声凄凉,面容丑陋。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老婆子,年轻的时候,那样的风华绝代,曾经祸国殃民,倾国倾城。

    可是当初那样一个美人,终究抵不过岁月的侵蚀,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而当初那些爱慕她的人,有的话做的白骨,有的流落他乡,总之没有留在身边的。

    “都说岁月如歌,可歌可泣。但是那些歌并不是为我而唱,属于我的曲子终究是落幕了,你们这些男人啊,呵……”

    老妪笑道,手中蓦然间伸出利爪。

    叶天在来到此地的时候,就释放出了自己的修为。老于也不是瞎子,自然能看得出自己不是他的对手。

    但是她现在的行径与找死有何不同,亦或者……是真的想要找死呢?

    叶天只是站在原地,他只是出来一剑而已。

    一剑过后,这天地蓦然静了。

    这老妪境界不高,甚至只是比神鳄不相上下,但是却在明知不可为的情况下,还是对叶天出手了,也只能解释为不愿活下去。

    “前辈一心求死,晚辈怎有不成全的道理。”

    叶天淡淡。

    “你们男人总是喜欢把话说的那么冠冕堂皇……世人都说……修为到了一定的境界可以断情绝心……但是此情成疾,药石无医,谁又可知……”

    老妪凄然一声笑,叶天眼神冰冷。

    “前辈应该知道,这世间有诸多事情是不可为,不管前辈的过往有何令人伤心之处,但是对我出了手,找死也好成全前辈。”

    “我知道自己不是你的对手,出手也的确是找死,但是我就是不甘心。曾经有一个人告诉我,他说会一辈子为我挡剑,可是如今那人在哪儿呢?呵呵……”

    老妪凄惨笑道,口中涌出一口鲜血。

    “那些唏嘘过往都已经过去了,有什么好留恋的,前辈身为红尘之外的人,应当早就看破这些。”

    “世间有些东西,哪里是那么容易说忘就忘的呢……”

    老妪面色戚戚,那一双浑浊的眼睛里流淌出来泪水也是浑浊的。

    布满皱纹的老脸上,那一张风华绝代的脸,似乎从来没有在这里停留过。

    她有些可怜的抱住自己,她觉得有些冷了,周围的阴风还在呜呜地吹着。

    神鳄站在一旁,从始至终都没有出过手。

    而叶天手中拿着青诀冲云剑,一直站在那里,看着躺在地上的老妪紧紧的抱住自己。

    那一座有些破旧的庙宇,在这阴风之中显得有些诡异凄凉,空荡荡的神位上似乎也并没有那么突兀了。

    “他原本是我的神……我的神……可是为什么突然那么早就走了?为什么就这样抛下我?”

    老妪口中呢喃,令闻者不禁一阵悲从中来。

    ……

    “你为什么会爱上一个神?”

    “因为我配,我这样的女子也只有神配。”

    “日后你每日里供奉我,我护你一世安稳……”

    昔年里,一位是天庭神将,一位是人间绝世美人,原本天造地设的一对,仿若连天都嫉妒。

    那一场雨夜,神将没有躲过去,成为了最先疯癫的一批人,而这女子也成了独守空房的众多女子之一。

    原本较好的容颜也在那一夜之间苍白了许多,黯淡了不少。

    最后他才独自踏上修炼的路途,靠着神将所遗留下来的东西慢慢的攀爬到了天道,但是最后却只能守着这个破庙,一个连神像都没有的破庙。

    “这世间男子做的最多的就是这种无用的承诺……”

    老妪口中依旧在抱怨,只是抱怨声越来越微弱,到了最后,直接被风声掩盖,留下一具尸体,化作尘土,被阴风卷走,不知所踪。

    “公子,是不是所有人都逃不过岁月?”

    神鳄突然道。

    “你活了那么久不还是这个样子吗?所有人都逃不过岁月,但是有些人天生能抵挡岁月的侵蚀。”

    叶天道。

    “那我们这样子修炼是为了什么?终究有一天要消散的。”

    “若是再不收起那些愚蠢的想法,我就把你给打醒来。”

    叶天威胁道。

    神鳄还想说些什么,但是一看到叶天瞪过来的眼神,顿时又把想要说出的话给咽回去了。

    “最后面的路途会比前面更难走一些,要是再遇到像方才那位前辈这样子,一言不合就动手的人,我可不想再手下留情了。”

    叶天淡淡道。

    “反正对于公子来说就是一剑的事情。”

    神鳄小声道。

    叶天并不反驳。
书包小说网(ShuBaoo.com),提示:仙宫最新章节,看后求收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